《爱情的开关》的结局怎么样 爱情的开关结局
来源:手机天堂 时间:2016-11-15
        匪我思存的很多小说都很虐心,《爱情的开关》就是十分虐心的一部小说,这部小说被拍成了电视剧,是由钟汉良、乔振宇、颖儿主演的,你想看吗?《爱情的开关》的结局是怎么样的呢?跟着小编去看看吧!

  钟汉良饰演的《爱情的开关》周衍照最后结局

  也许没过多久,也许过了很久,她终于醒过来,眩晕里只看到刺眼的灯光,周遭的一切都在微微晃动,氧气面罩箍得她脸生疼生疼,旁边除了医生护士,还有穿警服的萧思致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萧思致穿警服,陌生的就像不认识一样。

  手上已经缠了纱布,好在没有被手铐拷上,她被送进急诊室,急诊医生剪开她的衣服,一边询问一边清楚而大声的描述她的伤势:“面部擦伤!左手臂有擦伤!四肢没有骨折!手部有轻微外伤已经处理……”

  她在经过检查后被送到观察室,两个警察就守在门外,只有萧思致进来跟她谈话,但无论问什么,她都是沉默,最后才问:“哥哥呢?”

  萧思致最初的意外已经退去,他似乎早就料到她有这么一问,说:“他受了点伤,还在做手术。”

《爱情的开关》的结局怎么样 爱情的开关结局
《爱情的开关》的结局怎么样 爱情的开关结局

  周小萌盯着他的眼睛,萧思致说:“我知道你想帮他,那么就把你知道的一切说出来。最开始也是你主动要求跟我们合作的,现在主犯已经归案,其它人也在抓捕中,你好好考虑一下口供。”

  周小萌仍旧抿着嘴,到最后,她才说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去问周衍照吧。”

  萧思致觉得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那种表情说不上来,透着一种冷淡的嘲弄和藐视,就像从前她的主动合作,到现在都成了一种笑话。萧思致曾经下过功夫研究犯罪心理学,倒也没强求。到晚上的时候萧思致又来了一趟,对周小萌说:“周衍照的情况不太好,你去看看吧。”

  周衍照的病房外头重重把守,全是持枪荷弹的警察,进去的时候一层层核对身份,连医护人员都必须得取下口罩确认。主治医生在病床前等他们,对他们说:“大致的情况,下午的时候我也向你们专案组的领导汇报过了。开放性颅脑外伤,子弹穿过颅骨造成硬脑膜破损并伤及脑干,目前脑干死亡,医学上讲,没有复苏的希望。当然,目前我国的临床标准,并不是以脑死亡来判定……”
[page]

  周小萌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,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病床上,周衍照全身插满管子,头发也已经全部剃掉,这样子她都觉得认不出来了,他从来没有这样乖乖的,安静的躺着。有时候睡觉的时候,还非得用胳膊压着她,半夜她常常被压醒了,透不过来气,可是这样安静的周衍照,却是陌生的,让她觉得,都不是真的。

  “目前病人没有自主呼吸,我们主要是想听一下警方和家属的意见,现在抢救已经结束,病人这样子,是没有再恢复意识的希望了。如果现在拔掉维生系统,病人呼吸停止,心跳停止,就可以宣布死亡了……”

  萧思致到底年轻,虽然是警校毕业的高材生,但也觉得心里有点异样,看了一眼周小萌,问:“其实下午的时候,我们领导就开会商量过了,事情到了这样,他虽然是嫌犯,但毕竟也是应该尊重家属意见的。所以……你要不要……回去考虑一下?”

  “不用考虑。”周小萌说:“关掉吧。”

  “关掉维生系统吧。”周小萌的语气非常平静,平静的像在说一件小事:“哥哥原来早就跟我说过,如果有一天,他跟我妈一样躺在床上成了植物人,什么都听不见,什么都不知道,也一动不能动,还不如死呢。他跟我说过,万一他哪天真落到那种地步,让我狠狠心,一定要把他的氧气拔掉,让他好好的走,有尊严的死。”

  萧思致有些震动的看着她,她的情绪简直平静的毫无波澜,只是说: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让我自己关掉他的维生系统。”

  萧思致打电话请示了一下,最后同意了。

  主治医生将维生系统的开关指给她看,周小萌走过去关掉开关,所有的仪器恢复平静,病床上周衍照的胸腔停止了起伏,离得近,周小萌可以看见他的眼睫毛,温润的,仿佛还带着湿意似的,似乎随时能够睁开。

 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,她的嘴唇落在他犹带温热的唇上,她低声说:“我关掉开关,你放心吧……周衍照,我最想的一件事……其实是把自己的心装一个开关,随时可以打开或关上。这样,我想爱你的时候就爱你,不想爱你的时候,就真的不爱了……”

  眼泪落在他脸上,周小萌想起来,很早很早的时候,有人对她说,我死的时候你可不要哭啊,眼泪落在脸上,下辈子会变胎记,好难看。

  可是这样子,下辈子她才认得出来是他啊。

《爱情的开关》的结局怎么样 爱情的开关结局

  她直起身子来,一边吸气一边咳嗽,最后甚至笑了笑:“萧警官,谢谢你带我来看他。”

  萧思致突然明白过来,猛然扑过来将她压倒在地上,反扭住她的双手,可是太迟了,她手腕上那只手表的后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弹开,她全身痉挛了一下,整个世界都在渐渐模糊远去,像是有风,她断续听到主治医生的惊叫:“氰化物……来不及了……”

  剧毒致死是瞬间发生的事,只是短短十几秒钟,萧思致和主治医生都在,甚至都来不及做任何抢救,主治医生拿着大量的生理盐水扑过来,大声叫护士准备洗胃,但周小萌已经瞳孔放大,停止呼吸。萧思致不是没有见过死亡,可是没有见过有人这样微笑着死亡,周小萌最后的笑容温暖而甜蜜,好像面对的并不是死神,而是一个约会。

  萧思致受了处分,周衍照死后,周小萌已经是重要的证人,但就在周衍照的病房中自杀,专案组的领导叹息:“小萧,我知道你也没料到,但纪律如此。”

  “是我疏忽。”

  领导拍了拍他的肩,说:“去吧,休息一阵子。或者,见心理医生聊一聊。”

  这是他第一次执行卧底任务,可以说是完败,但是领导很理解,年轻人初出茅庐,何况各方面资料一直强调周家兄妹关系僵持,又是周小萌主动找上来要求跟警方合作,谁也没想到最后关头她来这么一招。

  蒋庆诚早就暗中自首跟警方合作,蒋泽也被顺利收押。由蒋庆诚提供了不少周衍照的证据,可惜的是收网的时候几个重要人物或死或逃。一些更确凿的证据,一些周家公司的内幕和物证,都落了空。

  萧思致在休息期间,听到一些闲言碎语,对周衍照的死因,说什么的都有。萧思致什么也没有说,周衍照是怎么死的,他最清楚。
[page]

  当时突击队冲进去的时候,周衍照就坐在棺材上。他手上滴答滴答滴着血,拎着枪,显然子弹已经打完了。腿上也淌着血,身上不知道有多少伤,整个人就像是从血海里头捞出来的,萧思致是戴着防毒面具冲进去的,隔着镜片看他似乎是嘴角上扬笑了笑,然后就突然举起枪来,对着自己脑袋扣动了板机。

  枪“砰”一声响,当时突击队都没想到他还有子弹,他身子一歪倒下去,沉闷的倒在那具棺材上。等确认安全之后给他戴上手铐,突击队员七手八脚把他挪开,才发现棺材里不仅有叶思容,还有几近窒息的周小萌。

  后来从周衍照身上发现还有满满两袋子弹,有突击队员就想不明白:“这还没有弹尽粮绝呢,他怎么就自杀了?按说这种狠角色,不到最后一刻,不以一拼十,怎么也不会甘心的。”

  等周小萌火化的那天,萧思致突然就想明白了,当时周衍照如果不自杀,枪战再持续一会儿,可能棺材里的周小萌就得活活闷死了。

  这两个人的爱,浓密到这世上任何事物都插不进来,都不能分开。经历过许多许多的事,却仍旧是深爱。或许有一个瞬间周衍照是希望周小萌好好活下去的,可是周小萌最后还是选了同生共死。

  所以他也明白过来,为什么周小萌主动要求和警方合作,那时候她就已经打定主意了吧,在很早很早以前。

  专案组仍旧在工作,周衍照的办公室被查封,一些重要的人证物证没有追查到。于小光仍旧下落不明,有人说他早就已经上船逃到越南去了。专案组的侦破工作缓慢推进,幸好边缘人物不断落网,渐渐形成完整的证据链。就在这时候,羁押所里的蒋泽突然自杀,羁押所管理十分严格,这样的人犯都是单独关押,24小时监控,可是偏偏他就割脉死在了床上,拿被子盖着,第二天早上才发现,那时候尸体都已经僵了。专案组承受了巨大的压力,人人都说是蒋庆诚发话,蒋泽才会死在牢里。但是蒋庆诚听到这件事时,只说了一句话:“小光回来了。”

  也许于小光压根就没有离开过南阅,他是本地人,脉络深广,周衍照出事之后,他就像泥牛入海,再无踪影。但是蒋泽的死给专案组带来新的震动,无论如何,于小光是主犯,一定要逮捕归案。

  全国的通缉令发下去,全城重新拉网式大搜查,但是于小光就像消失在空气里,再也不见踪影。蒋庆诚虽然积极自首,获得减刑,数罪并罚最后被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。轰轰烈烈的南阅大案终于公诸在世人面前,一时间引起非常大的轰动,蒋庆诚是南阅有名的“黑势力”,在许多刑事案中都有他的操纵,但警方一直缺乏证据,这次主动投案,并且协助警方一举打掉另一个黑势力集团,记者开始长篇累牍的报道,电视台也专门做了一个专题。

  从宣判的法院出来,记者们意犹未尽,追着拍摄蒋庆诚被押上警车的镜头,突然间一声响,就像放爆竹一样,所有人都没回过神来,只有经验最丰富的警察大叫:“趴下!”

  狙击手只开了一枪,准确无误的击中目标。蒋庆诚倒在血泊里,现场一片大乱,萧思致当时刚刚销假上班,并没有去法庭现场,在电视新闻里看到这一幕时,他的心沉到最底。有好几个同事看着屏幕发愣,还有同事大骂:“太嚣张了!”

  萧思致突然抓起车钥匙出门,同事问:“你去哪儿?”

  “去看一个朋友!”

  黄昏时分他才到了墓园,周家的财产被没收,周彬礼被送到了养老院,因为没有家属,所以周衍照和周小萌的骨灰,最后是民政部门安放在这里。

  暮色中的陵园里,一个人也没有,只有一排排青松被风吹得摇动,伴随着整齐的墓碑,天色渐晚,有倦鸟归林,更显苍凉冷寂。

  墓地的位置很狭小,周衍照和周小萌的墓穴相邻,因为挨得近,两块碑几乎快要凑成了一块。墓碑前放着一盆葱,葱长得很好,叶尖上还有水珠,仿佛刚刚浇过水。旁边还有两块木头,萧思致弯腰将那两块木头拿起来,看了半天才看出来,原来是双木鞋,做得很精致,不知道为什么被电钻钻得到处是孔,两只鞋底都有字,也快要磨光了,他费了老大的劲,才认出来,原来是“一生相伴”。

  萧思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他看着墓碑上周小萌的照片,明眸皓齿,笑得鲜妍如花。而周衍照的照片却略微皱着眉,是他最常见的表情,赫赫有名的南阅“十哥”,不怒自威。

  一生相伴,最后还是做到了。

  天色终于全黑下来,萧思致借着手机屏幕的一点光,慢慢往山下走,终于可以看到停车场了,朦胧可以看见自己开来的警车停在那里,旁边却似乎有人影一晃。

  萧思致什么都来不及反应,听到一阵机车的引擎声,飞快的咆哮远去,机车的尾灯就像是闪电一般,稍纵即逝。

  萧思致冲到警车边,抓起对讲机,呼叫所有的人支援拦截。陵园出去到市区只有一条公路,但他知道拦不住的。于小光甚至是故意让他看到,他开车追上去,一边追一边用对讲机呼叫,沿途的警察纷纷出动,天幕低垂,细密的星光撒在天上,萧思致有两次甚至已经看到了机车的尾灯,他加大油门追上去,但是引擎声若隐若现,最后远去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
  风从耳畔掠过,没有戴头盔所以耳廓都被风刮得隐隐作痛。小光将机车停下来,点燃一支烟。不远处的公路上,几辆警车鸣着警笛疾驰而去。机车的龙头上本来插着一朵玫瑰花,被风吹得掉了不少花瓣,小光将花取下来,用手指理了理柔软的花瓣。这朵花本来他是想放在墓碑前的,最后还是只放下了那盆葱。

  他郑重的,小心翼翼的,吻了吻那朵半凋的玫瑰,就像很多很多年前,他内心深处,真正渴望做的那样。

推荐下载

共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
(请文明发言!)